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Europa

浩淼的蓝色远方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moviel  

男,迷影青年。文字见于《南方都市报》、《外滩画报》、《羊城晚报》、《北京青年报》、《精品购物指南》等报章杂志。

我的2009  

2010-01-06 22:18:19|  分类: 无名先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你的时代到了。你过时了。

我的2009年可以从这两句电影台词说起,由杭州、上海、香港再到北京,几乎没有一个月能安安安稳待在一个地方。南来北往,跟着电影四处迁徙,这么下来就走完了一年。

在杭州时,我是个普通观众。踩上破自行车,兴致冲冲去赶早场,第一时间看掉了《赤壁下》、《疯狂的赛车》、《海角七号》和《二十四城记》等几个院线片。回头一想,它们给我留下的感动瞬间还不少了,要么是在出插曲跟片尾曲的时候,要么是能看到观众心满意足散座离去。这些似乎预示了2009年会是个不错的年份,只可惜当时的我根本想象不到。

相对于影评人这个称谓,我更喜欢朋友圈里常用的迷影青年一词。从2007年7月给《南方都市报》开专栏算起,我当撰稿人有近两年时间了,报纸、杂志、网站,零零散散倒也写了不少,但也只能说是温饱有余,高端不及。这期间从没有跟今年一样忙碌的阶段,也许是真正上了路的缘故?其实我并不是非去香港和上海不可,可人生总有一些巧合事情会发生——那还等什么,出发吧。


三月份来不及看《东邪西毒终极版》,取道广州去了香港,赶赴香港国际电影节(HKIFF)。有效时间不过十来天,看了二十部电影。既有《孔夫子》的高山仰止,也有《天水围的夜与雾》的离席冲动。短期内重温《步履不停》的疯狂鼓掌,感受到《太浩湖》吹来了一夏天的风。即便是在院线里,我一样能迷醉于《东京奏鸣曲》的取光布景,被老牛仔在《老爷车》结尾狂煽了一把。等回到国内,看那电影院的排片,只有摇头的份,那会我真切感受到了一个内地影迷的苦闷与无奈。

过了五月戛纳的疯狂与忙碌,我换个身份参加上海国际电影节(SIFF)。跑了两三天无趣的发布会,终于苦尽甘来,享受天天蹲点、看完写稿的奇妙生活。朋友打趣说,我大概是为数不多把竞赛片给全部看完的家伙。面对这些影片,难免会心生尴尬,实在觉得跟周围人不合拍,因为大家看的是展映、追的是大师。自己只能牺牲个人趣味,权当留下一些记录——哪怕没人想看。

电影节一结束,我也离开杭州,来到了北京,厮混于新马太区域。有时间就去看下提前放映,要么跑跑中国电影资料馆和法国文化中心,在忙碌中寻找所谓的希望。我被《安德烈·卢布廖夫》所震撼,为《蒸汽男孩》所激动,再次困惑于《慕德家的一夜》。
我的2009 - moviel - Europa八月底,又抽空去了一趟香港,参加夏日国际电影节(Summer IFF)。我的最大动力来自电影节要放映《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》修复版和《悲情城市》二十周年重印版,结果不虚此行,满意而归。杨德昌的震撼令人心潮澎湃,侯孝贤的叙说让我留恋不已。中间还在香港电影资料馆看戈达尔回顾展,有幸欣赏到《轻蔑》之迷人,相当美妙的观影体验。

寒来暑往,当我几次离开又返回到北京,这一年留给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。看《风声》和《十月围城》这样的院线片,我更发自内心给出了掌声,但这样的机会非常少,更多时候留下了麻木跟耻笑,无从说起。

我不只一次想到了what if,如果把看电影的时间花在女朋友身上,如果我安安心心找一份工作,如果我去走走那些想去的地方,然而我还是选择了看起来最有趣又最没意思的电影。电影是看不完,好电影尤其是。杨德昌假借人物之口说:电影让人类的生命至少延长了三倍,我多希望这是真的。【《电影世界》2010年1月刊】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83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