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Europa

浩淼的蓝色远方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moviel  

男,迷影青年。文字见于《南方都市报》、《外滩画报》、《羊城晚报》、《北京青年报》、《精品购物指南》等报章杂志。

政治的,太政治的  

2010-05-16 21:46:24|  分类: 戛纳周边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今年戛纳开幕后,围绕一些电影导演的话题冒出了许多政治的东西,可以用“政治的,太政治的”来形容。

广为人知的一则是波兰斯基的强奸少女案,他依然有被引渡回美国受审的可能。人人都说他一辈子充满阴影苦难,一把年纪了去参加个电影节,结果还要被瑞士人拷上,怪就怪法不容情。在所谓健全规范的法律面前,《唐人街》结尾那句台词就说明了一切,人情与人治,这在哪个国家都免不了发生。法官想拿波兰斯基开刀,外人有看法,可执法者偏偏就要这样杀鸡给猴看的。

法律是冰冷的,但电影是感性的,电影导演自然看不下一位老人还要忍受这样的悲情命运,所以各方的求援声音一直没有平息。早在年初的柏林电影节,波兰斯基就得到了组委会的一个褒奖,一个最佳导演奖掷地有声,也算是一种舆论支持。到了戛纳,这股声音依然没有散去,至于这场戏后面会如何上演乃至收场,我们只有拭目以待。

另一个是导演贾法·帕纳希被伊朗政府关押收监,他的命运就是电影工作者最痛恨的一种遭遇。不管出于什么原因,因为拍电影获罪就好比文字狱,个人自由和表达权利都被剥削损害。有这样的铁闸在,一个国家的电影很难得到良性发展。在伊朗政府看来,禁止拍片之类的惩罚好像都太轻了,要拿人下手就把他直接丢进监狱,一了百了。

环看我们身处的国度,禁止电影导演工作是一项出了名的政策,多少人被戴上纸帽,公然示众。有这样苛刻的制度在,所以才会发生《无人区》的一系列纷争。尽管我们无法说通过审查的就是好片,不能通过的就是烂片,但是审查机制无疑极大损害了创作者的热情。因而《日照重庆》和第六代导演是地上还是地下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有这个制度在,中国电影很难有真正的自由。一些人会感慨,相比伊朗,中国人还是要自由一些。然而目前的繁荣只能是虚假繁荣,而戛纳上也不会有来自中国的反对声音。想想配额制风波中的韩国导演,想想这些受难的电影导演,有时候政治就会极大地影响到电影。

再有米哈尔科夫的遭遇,他炮制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续集,而且是砸了相当于几亿人民币的重金,结果国内很多人就不爽了,观众也不买账,票房惨败。米哈尔科夫出身于权贵世家,头上挂了一大串的头衔,就是什么主席什么董事长之类,然后就把一大堆的辅导金扶助金拿来给自己用,全然不管其他导演的死活。这下子其他人坐不住,赶趁这个《烈日灼人2》一冒出来就集中开火,痛恨他的处世态度和极权作风。不过米哈尔科夫毕竟是老牌世家,想要一下子击败他真是难事,如果希望他脑筋开窍,以他的霸王作风,这个还是真是难。所以谈政治有时候一点都不顶用,大家还是扳手腕较量。

相比其他人的要死要活,戈达尔的政治态度最超脱,他一直以走在政治敏感前沿为己任,向往自由,不受任何意识形态乃至制作手法的拘束。这一批新浪潮导演出现在最激进的60年代,以电影做武器,玩得多了,大家也就摸清他的脾气,爱怎么就怎么了去。这会他老人家要来玩一回,那就有请了,接下来欣赏欣赏《社会主义》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73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